宏远振动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这些地方早就打开封闭小区,效果是这样的…-e房网

发表于:2019-04-21 12:41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核心提示:2月21日,中央公布文件提出“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2月21日,中央公布文件提出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许多人直呼遭到了突然袭击,但凤凰网梳理新闻数据,发现类似取消封闭小区的努力早在十余年前便已出现。通过考察相应的案例,可以看到取消封闭小区的复杂性,汲取足够的经验与教训。

  大连:副市长要求拆围墙实施组团式封闭

  loading...

  大连市卫星图。注意其小区内的道路。

  在全国的报道中,最先拆掉小区围墙的是大连。

  早在2005年3月,在大连报纸中就提到逐步取消封闭小区,实现小区道路的资源共享等。

  据大连市市政管理处统计,1997年大连市拥有道路1218条,2000年减少到996条,减少的道路主要是被封堵在小区中或被小区占用。

  这些道路的消失成为大连道路拥堵的重要原因,造成部分市民出行难。这一直为大连市领导所重视。

  2005年12月22日,大连副市长宋增彬在建设系统征求政协委员意见建议座谈会上表示,我市要掀起新一轮拆围墙行动拆除一些居民小区的围墙。

  宋增彬说,大连建了许多居民小区,几乎每建一个居民小区都要用围墙封闭,致使一些原有的街路因此消失。在偌大的小区中,居民要想走出来到车站或者购物,通常要花上许多时间,有的封闭小区,居民从家里走到车站,最多要用25分钟到30分钟。如果不封闭,走上几分钟就可到达车站和购物中心。宋增彬说,封闭小区加大了开发成本,这些增加的成本通常被转嫁到房款中。

  有居民担心小区解除封闭后是否会产生安全问题。宋增彬说,拆除围墙实行组团式封闭,即可解决城市交通路少车多问题,又可方便居民出行,同时居住安全又能得到保障。

  在另一篇2005年的新闻报道中,记者这样描述组团式封闭:如某个组团式封闭小区,每一个组团由几栋楼组成,将整个小区分成A、B、C3个组团,3个组团由不老街和大同街分割开。

  居民王先生说,小区采用组团封闭,虽然占去了部分路段,但不影响居民出行,同时还保证了小区居民的安全。

  广州:规定小区道路不得封闭出台容易执行难

  2005年7月,广州市政府回应政协委员提出的广州住宅小区应打破封闭式管理的相关提案,

  广州市政府认为:住宅小区实行开放式管理的条件尚不具备。

  首先,广州实施封闭管理的小区若实施开放式管理,需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财力,而目前该条件尚不具备。

  其次,封闭式小区的配套设施、绿化、容积率等与房屋价格关系密切,实施开放式管理将令房价受影响,这是开发商极不愿看到的,居民也不愿小区对外开放。

  再次,实施封闭式管理是有效预防各种治安和盗抢案件发生的手段之一,如果实施开放,群防群治工作可能因此受影响,将带来一定的治安隐患。

  广州决定用另一种方法应对交通问题。

  2005年10月底11月初,广州市规划局公布了《广州市城市规划管理技术标准与准则修建性详细规划篇》(以下简称准则),并宣布从2005年12月1日施行。2005年11月7日,广州日报率先披露的《居住区内道路不得擅自封闭》引起强烈反响,引发当时广州市民的热烈讨论。

  该标准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封闭居住区内道路(不含宅前小路)。据了解,居住区内道路分为居住区道路、小区道路、组团道路和宅间小路,其中居住区道路红线宽度不宜小于20米,小区路面宽6米~9米,组团路面宽3米~5米,宅间小路路面宽不宜小于2.5米。

  loading...

  资料图

  广州市规划局一负责人表示:制定这个准则,是因为居住区内道路应满足市民的公共通行和特定车辆的使用需要,保证必要的对外交通联系。该负责人说,几年前,天河一些小区擅自将小区路封闭起来,影响了天河的道路分流。

  在《准则》实行之后,《羊城晚报》记者走访发现,但广州市多个新、老楼盘小区现在仍是铁将军把门,而正在发售的新小区,也信誓旦旦只有业主才放行。

  对此,居民、居委会与物业公司有自己的看法:如果说业主的房屋分摊不含小区,那么小区的卫生为什么要业主们出钱请人做?小区的绿化为什么又要业主们出钱请人做?小区路灯的电费、小区主干道的养路费呢?居委会的管理本来就有很多困难,小区开放之后,外面的人与车辆都可以进来,这会增加管理难度。小区一旦开放,物业公司将会扮演什么角色?工作范围是不是要加大?我们与市政部门的管理范围如何重新界定

  记者感慨:其实,早在多年前,从国家到地方,多套规划条例都已明确,小区内主要干道应公用,甚至不少小区内的主干道,在报批规划时就已被政府注明为市政道路。但实际上,大多数小区为了安全或显示尊贵,都将这些道路一封了之。政府有关负责人对此也无奈:要全面推行新准则,确实还有难度,但政府保留收回权。

  浙江:小区内城市次干道和支路对外开放

  2003年起,杭州一些小区开始通过开放式的设计,让小区本身成为城市风景的一部分。2005年杭州第一个开放式社区交付,其管理措施为社区开放,组团封闭。整个大社区没有围墙,城市里的人都可以进来参观,到商业街购物,但各个组团采用了封闭式管理,每个院落里设立服务室兼安全警卫室,配套相应的硬件投入:办公室、接待室、信息系统设备以及工作间等。

  loading...

  当前,杭州不少高层住宅小区已经没有设置围墙。

  随即社区是封闭还是开放引发了讨论。一条新闻《让小区敞开胸怀,你接受吗》(2005年11月10日)提到:据杭州市规划局规划处消息,杭州的小区,在规划时就有规定要考虑允许步行借道,救护车、救火车等特定车辆的进出通畅,并规定每个小区至少有2个出入口,但暂时还没有小区道路要开放作为公共通行使用的规定。

  现在杭州小区里对外开放的主要是城市次干道和支路。工程处陈晓斌这样告诉记者,比如三潭小区,有城市支路和次干道通过,这些本身就是公用道路,由政府管理,但小区组团道路一般都是封闭的,因为小区先要保证居住的安全和环境。

  对于这样的状态,市民有很多元的看法。

  陈小姐表示:业主只不过拥有他那栋房子的建筑面积的分摊而已,再说有的小区路是原来的市政路,开放是应该的。

  身为工程师的丁先生认为,杭州素来有杭州城里路路通的说法,除了那时侯交通工具比较单一、数量较少之外,大路与小道之间的沟通顺畅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城市的道路除了主干道外,还应该有众多的分支,两者共同组成城市的交通网路。打开小区路道路,变封闭小区的建设模式为包括开放空间、半开放空间和私密性空间的街坊式建设模式,就是很好的办法。

  也有市民判断:很简单,看小区开放是不是真的能与人方便,如果小区建在路中央拦腰截断马路,就应该开放,如果小区道路对周围居民的出行没有影响,开不开放就由小区业主投票决定。

  四川:成都已在9个示范片区试点小街区

  最近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的是四川省,其中以成都市为代表。

  2015年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成都市长唐良智再次提到坚持一流标准,推动城乡基础设施规划建设互联互通,强化重点区域改造,加强小街区规制规划建设。

  唐良智对于小街区规划的思考立足于独立城市的城市规划观念,即卫星城相对独立于中心城市,组成城市群而非大城区。出于加强各独立城市与中心城区的交通联系,唐良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加强小街区规制规划建设。所谓小街区规制,指的就是由中小街道分割围合、街区规模在50亩左右、公共服务设施就近配套的开放街区模式。

  在成都市政协委员朱锐看来,建设小街区规制更多的是归还道路的社会属性,城市发展至今,提出此概念亦是顺应了现实需求。

  事实上,以前城市运行速度慢,管理能力弱,一座城处处是小街区。只是随着城市发展,道路开始分等级、出现车用道、交通灯间隔距离加大。我国在前苏联城市规划布局影响下,形成大网格城市。以北京为例,格网约为500米一个十字路口,相比之下,西方城市小格网仅隔100~200米,甚至更小。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到2016年,成都已在9个示范片区试点小街区理念,逐步推行住宅小区内部道路公共化等做法,而且取得了一定效果。

  目前成都已有锦江宾馆片区、文家片区等9个示范片区的小街区编制工作已经完成,9个片区共计约25平方公里。根据功能需求,这些街区单元尺度不宜大于200米*200米,街区单元规模为50亩左右。道路宽度不宜大于25米,其中人行道宽度不宜小于3米,机动车道的宽度可为3米。

  对于小区道路放开之后会否拥堵,成都市规划局详规处副处长刘鹏认为:小区道路的放开并不会添堵,因为道路要优先服务于选择步行或者骑自行车的人。

  比如,现在一些大的楼盘,占据了几个街区的位置。本来直线距离很近的两个地方,也许步行10分钟就能到达。但由于封闭的小区阻隔,走路可能就得花费40分钟,市民不得不依赖于一脚油门。如果这个小区的道路开放了,市民有机会不开车而选择步行或者骑自行车,那么对于道路也是一种减负。

  loading...

  成都奎星楼街的小区道路和旁边街道连通。

  在成都的少城片区,街道一侧的住宅楼,没有围挡,单元门也直接挨着街面。两栋楼之间的空地,摆放着乒乓球台和健身器材。记者描写道:居民们就着好阳光,嬉笑玩乐。穿过这片空地,竟是隔壁的一条小街了。

  北京:曾学习大连模式拆围墙犯罪率上升又重建

  也有一些教训值得借鉴。

  上世纪90年代末期至本世纪初,北京劲松街道学习大连社区综合治理管理的模式,将各个小区之间的围墙拆除,相互连接,进行绿地修建等统一管理。

  大社区管理的模式在一段时间内促进了街道工作的开展,却给治安留下了隐患。

  由于几个小区临近地铁、公交枢纽,人员流动性大。无照游商、黑车司机也利用社区相互串通的特点,在小区内穿行,犯罪分子也抓住这一特点在小区内作案。

  在2009年9月至2010年3月底半年时间里,据统计,由于小区串通,而发生的各类案件达18000多件,有逐年提升的趋势。

  2011年4月法制晚报就此进行报道:记者走入楼道内发现,小区内不少住户将原有的铁栅栏防盗门全都换成了钢板防盗门。

  农光东里的崔欣先生表示,一次他把刚买不久的电动自行车停在自家楼下,准备回家取完东西就走。5分钟后,他却发现电动车不见了,但由于小区院子口太多,而且都没有人看守,这让崔先生只能自认倒霉。

  没有围墙这小区都跟大街似的,谁都能穿来穿去。居民们普遍表示,只有围墙重建起来,居民才有安全感。

  加强对小区进行封闭式管理的呼声越来越高,特别是老小区内独居的老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希望能够让小区安全起来。

  为了解决小区的治安问题,近日,东三环外,劲松辖区的农光里、磨房北里等4个社区都将修建围墙。

  loading...

  劲松辖区的农光里、磨房北里等4个社区都修建围墙。

  该报道指:这种拆除围墙的大社区模式目前在大连地区也未继续实行。主要原因是小社区合并成大社区后,在社区管理问题上出现很多问题。如职责、产权划分不明,导致政府部门对社区矛盾相互推诿等。

  据新华视点援引上海交大教授蒋宏的说法:在小区开放的过程中,涉及很多物权界定、管理权限、资金来源等问题,这些都需要有大量基础性工作垫底,很难一刀切解决。

  在2016年春晚中,赵薇的一曲《六尺巷》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实际上,六尺巷正是一个将私家土地改造为公共道路的先例,历史上,六尺巷的形成靠的是一封信,但是,如今小区开放却不能靠一封信就落实,说到底,还是要依靠合理的制度安排,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在今天的文章中,新华视点微信号如是说。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wooddoorqd.cn/xinwen/248.html

栏目:新闻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